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一起成长

一步一步地朝前走,编织属于自己的教育梦想!

 
 
 

日志

 
 

为何“诗题一致,结尾不同”?  

2014-05-21 00:13:34|  分类: 教艺自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为何“诗题一致,结尾不同”?

——《拟行路难》教学火花

武汉  程璐

当教学走过了《长恨歌》,走过了《湘夫人》,眼见五首推荐作品的教学越来越近时,我们是否应该考虑尝试着教会学生如何自己去讲诗呢?要知道,由教师一路讲下来,并不是最好的做法,也不是选修教材的编写初衷!

于是我想到了自己在初中尝试过的“四步诗歌自学法”,以教会学生“读”、“译”、“品”、“悟”。只是在“品”与“悟”的过程中,融入单元“以意逆志、知人论世”的目标即可。

先看鲍照的《拟行路难》(其四):

泻水置平地,各自东西南北流。

人生亦有命,安能行叹复坐愁?

酌酒以自宽,举杯断绝歌路难。

心非木石岂无感?吞声踯躅不敢言。

第一步,这样来读。除了要关注“泻”与“泄”的区别,不要弄混;除了“酌”易写错;除了“踯躅”要标注字音,几乎没有什么难度。我们可领读,可对读,可齐读,可背读,让课堂热起来!这其间有认读,也有美读!

第二步,这样来译。给时间让学生对照注释自主翻译固然好,但对于较慢一点班效果不会太理想。不妨尝试着现场点拨。采取“总说——分说——总说”的步骤,告诉学生先陈述要翻译的诗句,然后再解释部分重点难说的字词,最后整体串译一遍。当然,这样的翻译只是着眼于直译,因不是所有的诗都适合趣译的,如非画面型的,就不好用来进行散文化的改写。但是提前印发翻译资料或现代诗式的翻译作品,组织对译活动,也是很有趣的,但这样的做法有时是可遇不可求的。

第三步,这样来品。主要是品析诗文局部或整体的写法,包括用字、修辞、句式等。对于这首诗而言,值得一品的有前两句的比兴手法。诗人以“水”喻人,那流向“东西南北”不同方位的“水”,恰好比喻了社会生活中高低贵贱不同处境的人。值得一品的还有两处反问所表达的不同的情感——认命与不认命。值得一品的还有长短不一的五七杂言句式,便于传达内心的半吞半吐、欲说还休的情感。

第四步,这样来悟。先是 “以意逆志”, 从诗面上找到点情的字或句,揣摩领悟诗人的情感。如两处反问句式所表达出的不同的情感。前者表面上是认命了,实际发出愤怒的控诉。后者表达了诗人对命运的抗争。但从总体来说,都不离一个“愁”字,依次展现的是叹愁、消愁(酌酒)、断愁(举杯断歌)、添愁(不敢言)。这时再“知人论世”,穿插时代背景与作者身世的介绍,诗意便如拨云见日,变得明朗了。

魏晋南北朝时期,由于受到“九品中正制”的影响,导致“上品无寒门,下品无士族”。 许多寒士都将自己的不平反映在文学作品之中。残酷的门阀制度使出得出身低微的鲍照受尽了歧视和打击,空有一腔热情却报国无门,不得不在壮志未酬的遗恨中虚度年华,故作《拟行路难》,歌咏人世的种种忧患,寄寓悲愤之情。

这样就不难理解他在诗开头的“水置平地”之喻了。原来:“水”的流向是地势造成的,“人”的处境是门第造成的。对泻水的寻常现象的描写,形象地揭示了现实社会里门阀制度的不合理性,曲折表达了诗人激愤不平而一泻无余的心情。这时我们可以读到,诗人借表面上的“认命”,对门阀制度的强烈抨击;在“不认命”的感叹中,表达内心的悲愤;最后又在面对社会现实无可奈何中“认命”,忍辱负重,矛盾重重。

将“以意逆志”与“知人论世”两相结合,我们便完成了对此诗的主题解读。

值得一提的是,诗人普任临海王刘子顼前军参军,又称“鲍参军”,后子顼起兵失败,他被乱兵所杀。他的诗歌内容丰富,题材广泛,吸收了乐府诗的精髓,发展了七言诗的歌行体。他与谢灵运、颜延之并称“元嘉三大家”,以乐府诗创作闻名诗坛。杜甫评价“清新瘐开府,俊逸钱包参军。可见他虽有谢灵运般的诗才,却没有他们那般的好命,落下了一个悲剧的结局。好在他在诗坛上留下了“俊逸豪放、奇矫凌厉”的诗风,对李白很有影响。

当然,我们发现这里的“品”与“悟”不是绝然分开的,如对两个反问句的品析。它们只是赏析的重心有所不同,一个在于写法,一个在于内容和情感。我们可以将可将品看作分解动作,而悟看作整体动作,具有整体观照、总结作诗的作用。

其实以上四个自学的步骤,兼顾了诗句赏析的基本方法,即常说的“写法”(品)、“效果”、“内容”(译)、“情感”(悟)。

接下来,我们就可以比读李白的《行路难》(其一)了。

金樽清酒斗十千,玉盘珍馐直万钱。

停杯投箸不能食,拔剑四顾心茫然。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

因为此诗只是一个补充,我们不必像前面那样搞得过于繁琐浓重,可以在对诗意进行简要的点拨后,从某个点引发思考即可。对于诗意的理解,我更习惯于给学生印发一篇赏析的文章,让大家自主解决。

与李白《行路难》的比读,从“时代”的角度,来解读二者结尾的不同应是一个不错的抓手。虽然两诗都写了怀才不遇的悲愤不平的感情,但它们在结尾的情感表达是又是截然不同的。因为魏晋南北朝时的门阀制度,导致了社会的黑暗,文人们是敢怒不敢言,只得忍气吞声,诗的结尾自然是“吞声踯躅不敢言”式的悲愤与痛苦。而唐朝是一个比较开明自由的时代,诗人们都有建功立业的愿望,即使是被贬,也不乏大气的梦想,自然就有了李白笔下的“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的信心满怀的表达了!

原来,是不同的时代造就了相同题目,诗人笔下诗句的不同呀!

 
  评论这张
 
阅读(2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