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一起成长

一步一步地朝前走,编织属于自己的教育梦想!

 
 
 

日志

 
 

引用 让教育融入我的生命  

2010-08-14 23:57:22|  分类: 它山之石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老板老班《让教育融入我的生命》

 

引用

老板老班让教育融入我的生命

 

让教育融入我的生命 - 老板老班 - 老板老班的博客

 

老板老班在江苏江阴华士实验小学举办的“首届中小学班主任高层论坛”上的报告全文

 

让教育融入我的生命

                                                 ——跨越幸福的三重门

 

南京  陈宇

 

各位专家、各位领导、各位老师、各位尊敬的教育界同行们,下午好!

感谢在座的各位在这里花费时间耗费能量听一位来自一线的处于教育最底层的普通班主任的汇报交流。今天我只有短短的一个小时,虽然我的时间很有限,但我仍然想用几分钟时间讲几句废话。

昨天参加了下午的分组论坛,听了各位班主任关于职业幸福感的讨论和专家的点评,心中感慨万千。

昨晚,我们几位搞教育的朋友,不分性别不分年龄大小不分职位高低,在华士大酒店相聚,纵情高歌,我们感受到了一种非常难得的幸福,这样难忘的幸福时刻也给我极大的冲击和震撼。

回到房间,想到今天要在这里和所有的与会老师交流关于班主任职业幸福感,我百感交集,没有一点睡意,从夜里一点多钟开始重新思考审视我这么多年来当班主任的经历,几乎一夜未眠。

今天清晨起来,我推翻了事先准备好的所有内容,从头来过,用一个上午的时间,重新准备了一份讲稿,这就是以下你们将听到的我的讲座的内容。

虽然我一直在全国各地做巡回讲学,但是,今天我所讲的,是我过去从没有在别人面前袒露过的心声,我之所以要如此真诚而勇敢地剖析我自己,是因为我面对的都是真正热爱教育的人,在朋友面前我无需隐藏什么,任何矫情的粉饰都是可耻的。因此,我在汇报之前,首先想引用卢梭在他的《忏悔录》中对上帝说的几句话:

不管末日审判的号角什么时候吹响,我都敢拿着这本书走到至高无上的审判者面前,果敢地大声说:“请看!这就是我所做过的,这就是我所想过的,我当时就是那样的人……请你把那无数的众生叫到我跟前来!让他们听听我的忏悔……然后,让他们每一个人在您的宝座前面,同样真诚地披露自己的心灵,看有谁敢于对您说:我比这个人好。”

大家这几天都在谈论班主任的幸福感问题,在这样的氛围下,如昨天朱教授所言,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说自己是不幸福的?我能否在今天举一个反例,用自己不幸的经历来向各位诠释班主任的幸福到底是什么?我们追寻的所谓职业幸福感到底在哪里?

今天,我装着很幸福的样子,在这里侃侃而谈。(笑)其实,听完了我的汇报之后,你才会感觉到我所说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幸福。

我终于有这样的机会这样的平台可以在这里为天下所有的班主任说出他们的苦恼和不幸福,也为天下所有追求幸福的班主任们展示我成长的一段崎岖的经历。从这个意义上讲,我也确实是幸福的。

 

一般来说,只有没有幸福感的人才需要苦苦探寻这个话题,才需要追求某种幸福。

班主任的幸福感是复杂而略带苦涩的,但正是因为我们的这种青涩的果实,酿造出的美酒才如此珍贵而甘甜。

有一句名言是这样说的:

谁经历过最大的痛苦,谁就对幸福的感受最深切。不经历痛苦,对幸福的感觉也是肤浅的。

请问这句话是谁说的?……

不要努力地在脑海中搜寻了,这句话是我说的。(笑)

我以自己的经历告诉大家我对班主任幸福感的认识:在将近二十年的班主任生涯我跨越了寻找幸福的三重门。经历了这一切,我可以说我的幸福感是历经了磨难才修来的,正应了那觉老话: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

我1986年考大学,阴差阳错间,填报了师范志愿,从此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所有人都不相信我能成为一名优秀的教师,甚至没有人相信我会把教师做到底。我的中学同学说,像你这样的人,将来会把学生教育坏的。我大学时学习成绩很差,大学同学一致认为我毕业之后就会跳槽。但就是这样一个被谁都不看好的所谓“另类”的人,却像钉子一样扎根在第一线一干就是二十年。

我1990年大学毕业,分配到南京六中,担任化学老师和班主任。我记得当时校长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

“你回去把头发剪了再来。”(笑)

其实第一天报道,我为了给领导留下好印象,在前一天刚刚理了发,怎么在他眼里我的头发还是那么长?(笑)或许冥冥之中注定了别人总是会用异样的目光看我。

没有人教我怎么做班主任,我从老教师那里听来只言片语,自己琢磨着怎么做,我自己和自己学,按自己心目中的优秀班主任的形象来塑造自己。就我自己而言,在十几年的求学生涯中从未遇到过一位真正意义上的人生之师,所以我决心要做一个学生都喜爱的班主任,我要以自己的方式做班主任。

学校那时分快慢班,我是一名年轻的教师,只能带普通班。那时的大学很难考,带普通班,就意味着我的主要工作是维稳,为快班的升学提供保障。我的学生都是筛选过多次的,不可能有升学率。但是我血气方刚,不愿意甘于平庸,我要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创造历史。

1996,我很艰难地带出了我的第一个大学生,用了整整六年的时间,但是我没有创造历史,因为有人已经抢先了。

大家知道世界第一高峰是珠穆朗玛峰,请问各位,世界上第二高峰是哪一座?没有人知道?我也不知道。(笑)在我们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记住第二名的,所以,只有我们自己知道自己奋斗的历程和成果。

不管别人是否记住,我仍然认为我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这种心情和成就感是在重点中学当老师的无法体会的。当时我组合了一个四人小组,为他们偷偷地补课,拼搏,每天放学以后,我就带着这个小组关起门来加班加点补课,现在想来,真有点偷偷摸摸搞科学实验的感觉。(笑)这里面很过曲折的故事就不讲了,磨到最后终于有一个人脱颖而出考取了本科,现在他是一位医学博士,我们的努力改变了他一生的命运。另外两个考上了大专,还有一个因为填错了答题卡落榜,第二年复读考上重点大学。在那个大学没有扩招的年代,即使一个大专也是难能可贵的。我从被筛选了数次的最底层的生源中带出了我校为数极少的大学生之一,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重用,那个让我回去理发的校长拍着我的肩膀对另一位领导说,这个小伙子现在成长了。

我成为当时我们学校最年轻的年级长,那时我28岁。

我跨入了幸福的第一重门: 以自己的业绩和被认可获得幸福感

我意气风发,以为前方一片坦途,可以大展宏图了。

我担任年级长兼班主任,孩子在98年出生,我家里家外忙,带学生冲刺高考,1999年,我的年级三个班考上50多个本科,加上一个美术班全部考上,应该是很辉煌的。但是,我很不走运,比在我前面的98届少考了一些。96年之前我们学校的本科生还一直是个位数,97年十几个,98年是大年,天时地利和人,机缘巧合,学生素质整齐,高校扩招,试卷容易,一下子考上了108个,把领导的胃口全部吊了起来,给我的99届施加了巨大的压力,我拼尽全力,也没有超过上一届,被全盘否定,领导们似乎忘记了过去考上的本科人数一直在个位数上徘徊,幻想着已经一夜脱贫。

搞教育不是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的。我曾经因为一句高考升学率要尊重现实,不能搞浮夸风而被领导骂的狗血淋头。

高考结束,我据理力争,多次和校长对话,为我的教师团队争取利益。我唯下不唯上的个性得罪了领导,被认为是不听话的、难以驾驭的。我被撤了年级长,打回原形,继续做我的班主任。工作第二年就递交的入党申请书至今无人理睬,我到现在在“政治面貌”上填写的还是“群众”。(笑)

我心灰意冷,空有一腔报国热血,无力施展,和我平起平坐甚至比我能力低得多的人都当了领导,那些没有能力,只会投机钻营溜须拍马的人都在指挥着我,我是弱势的。

我的心里更加不平衡,那时我精力充沛,带班效率高,不用花多少时间就可以把班级事务打理得说得过去,多余的精力无处释放,同时夫人下岗、教师的清贫让我生活窘迫,我下决心用另一种活法证明自己的价值和能力。我对领导说,既然不用我,我无事可做,只能干点别的。

我考了导游证,开始搞起了第二职业。(笑)很快,我赚了一些钱,(笑)后来我买了车,虽然本职工作一点也没有受到影响,但是我在学校生存的软环境更加恶劣,对我的争议更大,我内心深处对教育的热爱对学生的真切关爱无人理解,我为学生做的每一件事都会被人怀疑别有用心。

我虽然以另类的方式证明了自己的能力,但是我失去了更多。

2001年,我34岁,我痛定思痛,决定不能再这么窝囊地活着!我鼓起信心,重新开始专心致志地做我的班主任,我想既然不能做更大的事,那就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耕耘,在自己的班级里做出成绩来,毕竟,成为名师也可以让我获得尊严。

我全力以赴地投入工作,此时,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心境也发生了一些转变,我不再理会外界对我的看法和评价,开始更多地关注学生的成长,我在抚养自己孩子的同时,体会到了做家长的不易,孩子成长中遭遇的各种问题也让我重新反思自己的教育思路。我和那一届学生有缘,他们的优异表现让我再次感受到做一名班主任的幸福,这是一种回归,也是一种轮回——当我们在短暂的离开后重新回到自己深爱的班主任岗位,我们会重新焕发出更多的激情。在我早期的一些文章中已经有所体现,比如轰动一时的《我为什么还在做教师?》一文,我第一次回答了这个问题——我为什么还在做教师?因为有你们,我的学生。

此时,我已经跨入了幸福的第二重门:从学生的健康成长中获得幸福。

第二重门与第一重门的本质区别在于,前者是从索取和得到中感受幸福,后者则是从付出和给予中感受幸福。
       2004年,我被评为南京市优秀班主任……(以下删去四百字)

不管怎样,我还是天真地觉得我再次被认可。2004年,我东山再起,以37岁的高龄,再次出任我这辈子做的最大的官——年级长,兼班主任。(爆笑)

我一头砸在工作中,一个人,管一个年级加上自己的班级,我的头发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白的。我以为自己再次得到了重用,以为以我这么多年的辛苦工作,已经洗刷了别人对我的误解。

一直到2005年,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场美丽的误会,我的想法是一厢情愿,我很傻很天真。(笑)那时我带的班级非常优秀,我上书学校领导,要求推广我带班的经验,让更多年轻的班主任分享、受益。我的建议石沉大海,后来我了解到校长轻蔑的说法,说这个陈宇又要搞什么名堂?我不理解为什么领导总是带着有色眼镜看我,但我终于了解了领导的心思,他们对我的看法一点也没有改变,……(以下删去一百字)我数次向领导建议把我带班的经验和同事们分享,因为我发现后来有许多年轻的班主任陷入了教育管理的困境,但是我的建议同样石沉大海。

既然没有人愿意听我的,没有话语权,没有平台我就自己创造平台,我开始做我的网络德育,把我的想法做法全部放到了网络上,我觉得学生和家长是理解我的,当然我也只能从他们那里得到理解。

2007年,我的年级圆满完成了学校下达的高考升学指标,此时的学校,已经开始走向衰落。我也走向了穷途末路。

高考结束后的一个下午,校长很客气地找我谈话,要我改行,这意味着我将放弃已经教了十七年的化学,以四十岁的高龄去教一门我从未接触过也没有任何兴趣的课程——《通用技术》。教这门课程,意味着我从此远离教育最前沿,也不能再做班主任了。……(以下删去五十字)(笑)

别人在这个时候已经功成名就,而我却要像小学生一样重新接受再就业培训,在那个暑假的培训中,我看到那些我一点也不认识的通用技术老师互相热情地打着招呼、讨论着什么,我茫然,心想这一辈子,我还要折腾到什么时候?我的下半辈子就算交代了……

一切仿佛都有注定的安排,在我从班主任岗位上退下来几个月之后,2007年9月,一位记者在很偶然间得知了我做班主任的事迹,随着一篇篇我写给学生的文章被记者快速浏览,那些鲜活的成长故事、水乳交融亲如一家人的新型师生关系、生动自然的网络互动给记者带来了从未有过的感动和震撼——原来教育还可以这样做,班主任还可以这样当!记者把我的一些教育故事写成了长篇报道,随后几家媒体也对我做了专访,我过去的积累终于在此时派上了用场。我一夜之间,被出名了。(笑)

记得当时我对记者说了这样一句话:“我的教育理念不被人理解,我的故事仅仅在我的学生中流传……”这句看似随口说出的话其实潜藏了我多年做教育的艰难与苦涩。

……

我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一点鼓励就能让我保持前进的动力。

2007年10月,在我的事迹见报后不久,学校领导让我中途去接一个令人头痛的后进班级。正因为这个班级问题学生很多,人见人怕,领导才让我去啃这块硬骨头。领导的信任和我不惧挑战的个性让我再度燃起了激情。

我接手高一(6),这个谁都不要的烂班,最终让我跨入了幸福的第三重门,完成了凤凰涅槃。此时,我四十岁。

当时班级的状况非常糟糕,……(以下删去四百字)

我反思他们过去受过的教育,我摒弃了一切高压政策,来到这个班级,我除了一颗真诚的心,什么也没有带来。

我对他们关爱有加,三年来为他们写下了两百万字的日志。再也没有任何打击能让我动摇、退却,在我眼前是一片海阔天空,我在自己的一方土地上尽情地挥洒着自己的热情和智慧,我把小小的课堂变成了驰骋的沙场。

我意识到,只要有将军的情怀,哪怕就是在三尺讲台,哪怕就是做一个小小的班主任,我也能找到指挥千军万马,纵横疆场的感觉。

我调动了所有的智慧和热情,每一夜晚,我奋笔疾书,写我的日志,心中涌动的是无尽的激情。我带着孩子们摆脱困境,勇往直前——谁都不看好我们,我们自己要争气啊!我们要为自己的尊严而战,我们要活出精神来。

我一次次败下阵来,几度想放弃,但是一觉醒来,我又会重新鼓起勇气,走进课堂,开始我看似无效的教育。我深知撼山易,人心灵的转向难上加难,但是我不因有一座座难以逾越的高山而轻易放弃。而我越是坚持,越不能放弃,因为我知道如果我放弃了,我就再也看不到最后的风景了。

行百里者半九十啊。

正因为有了这么多年的感悟,我才会把自己的信念传递给他们,正因为有了很多阅历,才让我看淡了一切,正因为这些磨难,我才会对这些孩子有着深切的理解和无限的宽容。

孤军奋战是寂寞的,我需要战友。这几年来,我一直得到了我们德育校长的无条件支持,此后我认识了南师大的齐学红教授,开始主持班主任沙龙。我之所以要进入沙龙,成为沙龙的铁杆支持者,因为我也需要有归属感,我们是一群散兵游勇,需要在某个时候集结,在朋友面前放松心情,获得力量。沙龙精神层面的意义远远大于它实用的意义,这个自费的沙龙,不会给你带来鲜花和荣誉,有的只是战友团队间的互相支持和鼓励,所以,凡是带着功利心来到沙龙的人,看到沙龙没有什么现实的价值,很快就会离开,但正是这种大浪淘沙,才最终让那些真正热爱教育的人留了下来并最终获得了成功。就如同我们做教育,没有坚持到底的勇气,是不能看到最后的风景的。我要感谢这些我生命中的重要他人,没有他们的支持和鼓励,我也是无法坚持到底获得幸福感的。

2008年,我参与编写了全国班主任培训教材《精神家园共营造》,

2009年,我以一个草根班主任的形象登上《班主任》杂志的封面,

同年,我来到江苏省电视台,自荐担任《万家灯火》的主讲人,并成为这个讲坛唯一的一个普通高中教师主讲人。

我终于在重围中杀出一条血路,我应邀在全国各地演讲,有机会传播我的情感教育理念,同时有很多机会接触当今中国研究德育的很多高端人士,在我眼前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开始展开。走出了狭小的课堂,我才知道在我们中国还有那么多人热爱教育并执着于这个事业,我并不孤单。我过去对自己遭遇挫折的感叹是多么的可笑而无知。我更不会再为那些小事烦恼,我获得了真正心灵上的自由,这才是我跨入的幸福的第三重门:

将教育和生命融合,享受教育带来的一切。 
       教育成为班主任生命中的必然。

我的成长,创造了一个草根班主任个人奋斗的奇迹,

我说这些,并不是我愤青,我从不怨天尤人。很多人说我能走到今天,要感谢那些对手,那些为我成长设置障碍的人。我没有觉得他们是我的对手,因为我根本没有把任何人看做我的对手,无论你是有心还是无意,想伤害我,我都浑然不觉,所以,我不会受伤,我没有那点心思去为这种事烦恼,我只想安静地做我的教育,和学生在一起,和他们一起成长。我的生命已经和教育融合为一体。

对学校教育功能的重新认识也让我意识到教育是不可能创造奇迹的,但是,这无碍于我为此不知疲倦的努力。我们努力的效果,将体现在遥远的未来,而今天,我们只需做好自己的事即可。

我的心态渐渐地平和,教育成为我生命中的必需,成为我不可逃避的宿命,我不知道这是幸福还是不幸!不同的人将给出不同的答案,我想,那只是在于各人的理解吧。所以,当我带完我的六班,领导安排我下学期继续担任班主任,我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了,我想如果不让我带班,我还会主动要求的。不是我境界高,是因为我已经完全融入了教育,不做班主任,我还能做什么?

你们说,这是幸福还是不幸?

并不是所有的班主任都需要跨越这三重门的,在任何一个阶段都能停留,我们也都能感觉到幸福。

在我们的教育生涯中其实并不缺少幸福,只是缺少感受幸福的心境。

在我过去的一篇短文中曾经这样描述过我当班主任的历程:

一年而志于学

三年而立

六年而不惑

十年而知天命

十五年而耳顺

二十年而从心所欲不逾矩

      我用了二十年时间寻找所谓的幸福,却发现,幸福其实就在我们身边,它是平静的、宁静的,如悄悄流淌的岁月,无声无息,却充满了我们的整个生命。(热烈的掌声)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