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让我们一起成长

一步一步地朝前走,编织属于自己的教育梦想!

 
 
 

日志

 
 

书香系列63:肥皂  

2010-12-19 18:44:27|  分类: 学生作品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香系列63:肥皂

八(8)班 吴祎程

阿花是一个乡下女人。贫困的山沟沟里,一个穷苦的女人。

门前有一条河,河边有一棵皂荚树。树上的皂荚,泡在水里,常常冒着细微泡沫,与阿花的手一起泛白着。

阿花是穷人,但也是要面子的人。他们家的衣服总是村里最干净的。

邻居阿月偶尔也会拿上棒槌来河边捶上一阵子。阿月的衣服没有阿花的干净,但比阿花的体面。

“阿花啊,你怎么大过年的还穿打补丁的衣服啊?”

“阿花啊,我儿子进城里读书了啊!”

“阿花啊,我家来福在城里找到了工作,一个月五百哩!”

……

那天,阿月一来到河边就笑眯眯地拿起一块黄色的方方的东西给阿花看:“阿花啊,你晓得这是啥不?肥皂!洗衣服的!比皂荚好使多哩!我家来福从城里买来的,贵着哩!”说完将那肥皂放在湿衣服上来回搓,泡沫多得不得了。阿花再一看自己手中的皂莱,根本没泡似的。阿花轻蔑地说:“泡多不一定洗得干净!还是皂莱好!”她差点没说“还是皂莱不用花钱。”阿月不说话,只复杂地笑。阿花便把衣服在水里漂干净了,甩在木盆里,转身就走。

“阿花,要不要叫来福下回给你也带一块来?”

阿花没回头。

“孩子他妈,咱虎子要去镇上念高中了,你看——”

阿花不吱声。她知道每年的学费意味着什么。

阿花连续七天没去河边了。当她都熬出黑眼圈的时候,桌上终于凑齐全需要的一大堆钱。

“娘,俺不要!都是些零钱,还有分币,让我交上去,不是让老师和同学瞧不起?”

“虎子,别着急,娘给你去换!”

村上是没有人愿换的,全都含糊着拒绝了。家里一共才几张体面的百元票,谁愿意换来这么一堆零钱?

第二天,阿花起了个大早,平生第一次走出大山,到山外镇上的银行换钱。

当一堆叮铛作的硬币在银行服务员藐视的目光下变成几张崭新的钞票时,阿花笑了。

回来的路上,阿花突然在一家商店门口驻足了。她看见了肥皂,和阿月那块一模一样的肥皂。原来它并不贵,一块几毛钱。阿花下摸了摸包袱,那些多出来的零钱。商店里的售货员农妇那样长久地站在门口,眼神也透露出怀疑来。阿花终于迈开了脚步,不是走进,而是离开。虎子用得着这钱……

三年了。三年里阿花一直用皂莱洗衣服。

虎子考上了大学。整个村都轰动了。山沟沟里终于有人出人头地了。虎子算是出山了。

“阿花呀,你真有福气,养了这么个有出息的儿子。以后有得福享喽。”

阿花没答话,只淳朴地笑。用棒槌捶着衣服。

虎子要去远方的一座大城市。镇上的火车站里,阿花又一欠检查了包裹里的东西,这才放心。

“虎子,你算是熬出头了。好好儿学,别给娘丢脸,啊!”

“娘,你就别管了,我自己知道。”

“呃——如果你以后有钱了,挣到工资,如果有空的话——给娘捎一块肥皂来——”

“哦。”

听到儿子心不在焉的回答,阿花心里不免泛一丝惆怅。

气笛声和长长的车身一起远去,消灭在铁轨尽头。阿花的泪水无声地滑落下来,打湿了已经僵硬的笑容。

儿子就这样走了。

几年很快过去。村里人常常会看到一个女人在河边洗衣服。用皂莱。

【老程点划】你巧用以小见大的写法,小说的味道,展现了一个酸涉的故事。阿花用自己的辛劳与节简,换取了儿子的出人投地,可自己肥皂的梦想、儿子的许诺,都像泡沫一样,无影无踪!文简意丰,很受《目送》的影响啊!是不是在告诉我们另一种目送,另一份沉重?

  评论这张
 
阅读(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